现在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校友网
 首页 | 校友会新闻 | 活动公告 | 信息发布 | 热点新闻 | 美好瞬间 | 校友风采 | 心灵感悟 | 关于我们 
-更多-
 
当前位置: 首页>>心灵感悟>>正文
 
人因梦想而伟大,也因读书而坚韧
2017-05-08 16:38   审核人:

这句话当然不是在说我自己。在述说我的大学生涯之前,我想说说我的求学故事。

                                        (一)

小时候特别喜欢读书。还没进入小学学堂之前,我就梦想自己有一天能够把世界上所有的书读完。

然而命运捉弄了我。六岁我因药物中毒,突然失去了声音,七岁,我完全聋哑了。我的生活一下子犹如从天堂掉到了地狱般,童年死寂如灰。

我从小在陕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长大。所住的村子是一个类似盆地形状的村子,四周都是秦岭山脉下的小山,门前有一条丹江支流金钱河穿过。这里交通闭塞,经济停滞,信息落后,更别说有特殊教育了。等到了我读书的年龄,只能在普通学校完成,这对大部分乡村私塾先生来说,是很困难的。耳聋之前,我在村里读学前班,是所有的孩子上学最佳的年龄段。耳聋之后,求学之路就变得非常艰辛,村里的老师以各种借口推辞,说再也没办法教我读书了,爸爸妈妈也就不再让我去学堂,甚至他们计算好了使我成为村里的乞丐傻子一般的人在村头生活一辈子。

闲在家里很久了,便开始羡慕姐姐和邻居小伙伴,看着他们整天背书包上学放学、蹦蹦跳跳的样子,为了一探他们脸上荡漾着幸福的源泉究竟来自哪里,有时我会跟着他们身后,偷偷跑到教室外面偷看他们摇头晃脑地上课,或者躲在最后一排的桌子腿低下偷听。有时私塾先生会从左边走到后排,看到我,故作很平静的样子让我坐下,然后再从右边走到三年级的课桌上讲课去了。有时我也会拿着本子照抄黑板上的字,自娱自乐。但我的心里非常羡慕能读书的人,有心不甘就这样定局自己的一生,就跑回家哭着喊着让爸爸带我去上学,哭着跑到学堂外面干扰小伙伴们读书,哭着跟老师闹。每次我跑到学堂的时候,那些小伙伴总是嘲笑我,把我的书包和本子藏起来,不让我找见。但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动摇我想读书的初心。

我比任何孩子都渴望读书,我的拗执感动了爸爸妈妈,他们拗不过我,只好答应带我去求他所认识的老师,求外地的校长,求镇长,但一个月下来依然一无所获。看着我每天闷闷不乐的样子,爸爸就辞去工作,和妈妈、姐姐在家里流轮教我认字读书,我就这样靠着姐姐的教材书,断断续续在家完成了我那不完整的学历。再后来,在父母的帮助下,我通过自学考试考上了镇上的普通初中、县城最好的高中,奇迹般地完成了所有的中学学业,并于2009年参加高考考进西北政法大学。我差一点就去了政法,但幸运的是,教育厅的领导认为政法的专业不利于我以后的工作,就将我列为交换生,经过丁祖诒爷爷特批,被招进了西安翻译学院。漫漫十年读书路,有这么多的好心人,帮助我铺就了读书的大路,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在老家的山上哭了很久。

                                           (二)

上大学的那一天我很开心。进入校门,看见长满爬山虎的墙上几个大字铺就的校训:读书、做人,文明、亲情,变革、奋进。那时别的校训我不懂,但看见“读书,做人”四个字,激动得跳了起来。我痴痴地以为,在这里,就能安心读书了。从没进过大学校门的爸爸,眼里闪着泪花对我说:好好读书,坚持你最初的理想。

读书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比发家致富还要急迫的梦想。

我喜欢在西安翻译学院读书。丁祖诒爷爷天生慧眼,为我们选了一处求学绝佳的好地方。并不是因为这里唐代诗人李白,杜甫,王维等大诗人来过,也不是因为这里有元始天尊太乙真人等神话传说,更不是这里美女如云帅哥如草,而是在这里合适读书,写作,修心。一所大学能够让我静下来好好读书与做人并有所收获,就算是成功的大学。这里的小镇很安静。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人一物,都是一部写不完的作品。每逢周末,只要天气好,我都会一个人背上背包,访遍名山大川,像王维的书童一般,走在四无人烟的村落与寺庙里,与鸟兽对话,与溪水同流,这些触动心灵的东西,都成了我源源不断写作的素材。大学毕业之前,我将这些素材整理成册,由西北大学出版社签约,出了一本书。终南山自古是隐士与山民隐居的地方,这里的仙气、灵气、地气、诗气,所有的一切,放佛是为了读书人而生。

我一直将西安翻译学院视为我的第二故乡。大学时家庭经济也不是很宽裕。学校领导得知我的家庭情况,对我关照有加,每学年都会特别奖励我领取国家一等助学金,助我完成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学业。毕业前夕,曾经多次对舍友说,要是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自己是一名大一新生,在这里重读几年书。舍友听后,很深情地抱住了我:咱们想到一块去了。

以前住在农村,后来客居城市。一个人在终南山里住得久了,就不喜欢城市的烟火了。在学校读书读多了,人变得越来越坚强,内心越来越追求平静。还是学校的山里好啊。自古长安是诗都,西安正是因为有了诗歌才叫长安,西安翻译学院正是因为有了丁祖诒爷爷精神余温的精神流芳与灵魂的永久守护,才是一座西译人来了就不想再离开的地方。说起这座热爱的学校,就不能不说我们的老校长丁祖诒爷爷。

我对丁祖诒爷爷一直怀有至高的敬仰。大学时代他是我在文学上喜欢的精神导师,他的文学作品、思想、言行、做人、办事等一些原则和风格,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我的成长和写作,也影响了我做人。大四上学期,以丁祖诒爷爷名字命名的“丁祖诒奖学金”颁到我手里的那一天,我就发现,一个人只有梦想是徒劳的,要有筑梦人的助力,才可以真真实实地成功。学校里的很多老师,很多同学,也成为我写作路上坚定不移的陪伴者与鼓励者,他们都是我的贵人。毕业后,我在学校所学所读所积累的东西,大都派上了用场,在工作上得心应手,生活也时常顺风顺水,写诗之路越走越敞亮。

以前,我那被人在心底一遍遍嘲笑“聋子怎么可能去学校读书”的梦想,在今天,终于闪闪发光,开花结果了。说太多的言语也不足以表达我对我的筑梦人丁祖诒爷爷,以及这座学校的所有人的感激之情。我知道,唯有坚持感恩前行,方能觅到路的始终。

                                               (三)

人因梦想而伟大。今天,我从这里很幸运地接力与传承了唐代诗人王维歌咏“太乙近天都”的火炬。同时我很荣幸,我可以大声对世界说:我是一名从西安翻译学院毕业的诗人。

(本文为应母校西安翻译学院校庆而作)

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山阳县,2009年考入西安翻译学院,2010年与同学创办西安翻译学院雏凤诗社并担任第一任社长。作品见于《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花城》《芳草》《天涯》《十月》《人民文学》(英文版)《北京文学》等刊,有部分作品被译介到欧美、日韩等国,华商报签约专栏作家。曾获第六届珠江国际诗歌节陕西新锐诗人奖、第六届珠江国际诗歌节青年诗人奖、2013年度中国高校十大青年诗人奖、第二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诗歌佳作奖、第四届柳青文学奖、长安诗歌节第三届唐·青年诗人奖等奖项,2016年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出有诗集7部,现居西安。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西安翻译学院信息管理中心